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让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说了风凉话

已有 76 次阅读  2019-05-27 06:05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让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说了风凉话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搜狗百科》介绍,《法制日报》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日常工作委托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管理,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立足法制领域的中央级法制类综合性日报。

法制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邵炳芳

法制日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张亚

法制日报社党委委员、副总编辑李群

据不完全统计,《法制日报》至少9名记者抬举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他们是:廉颖婷、赵丽、陈磊、韩丹东、范传贵、蒲晓磊、张昊、杜晓。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至少20次错把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当专家。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错把上海政治狂人屌丝熊丙奇当业内专家。

 

2019527日,《法制日报》(记者杜晓)《在校学生使用手机平板电脑越来越普遍部分省份出台规定禁止手机进入课堂》:近年来,随着科技不断发展,在校学生使用手机、平板电脑越来越普遍,面对这样的情况需要如何应对?《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副长熊丙奇认为,目前有的中小学校主要是禁止学生带手机进课堂,没有禁止进校园,大学也一样。如果禁止带手机进校园,这并不现实,因为有些中小学生的家长也会给学生配手机,用于联系。学校可以对带进校园的手机进行统一管理,但不能禁止学生带手机进校。对于大学生,就更不能禁止其把手机带进校园了。禁止中小学生带手机进课堂,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因为中小学生课堂上使用手机,会影响课堂教学。但禁止大学生带手机进课堂,基本上难以做到,因为不少学生需要用手机APP学习。而且影响大学课堂教学质量的主要因素,是教师授课质量本身,如果教师总是照本宣科,即使禁止学生带手机,也难以让学生投入学习。熊丙奇说。从根本上说,要让学生养成良好的使用智能手机的习惯,这关键在于学校和家庭的引导。要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自我管理能力,在这方面,家庭和学校都做得很不够。有的观点认为对于手机这样的智能终端设备可以一禁了之,但是,当学生离开学校和家庭的约束后又该怎么办?”熊丙奇说。

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90527/Articel04004GN.htm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法制日报》记者杜晓让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说了风凉话。

2010611日,《南方都市报》《熊丙奇专栏:舆论盲目鼓吹,乃因教育常识匮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在笔者看来,除了盲目性之外,主要原因是缺乏基本的教育常识。对于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和现代大学制度,不要说普通老百姓、媒体记者,就是很多教育界人士,也不了解。所以,对一些教育管理的做法和改革措施,极有可能出现错误的解读。(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timedg.com/p/4727930.html

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轻视藐视媒体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跃然纸上。

2014914日,新浪网“138*****765@sina.cn的博客《关于熊丙奇》:近一年来关注教育研究和教育理论,一个名字过于频繁的出现:熊丙奇。说过于,确实是因为真的太频繁了,小学、中学、大学,他都侃侃而谈;搜狐、新浪、麦可思报告,全是他的身影;高考、就业、教改,到处有他的声音。我都在纳闷,媒体一碰到教育问题,就条件反射找熊先生?我还是觉得:如果一个领域只能听到一个声音,除了审美疲劳之外,这本身也是件很可怕的事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76ce430102v0dw.html

201619日,百度贴吧梁宏达吧网友没希望啊没希望发帖:即便是专攻某一领域内评论的一些所谓的学者,比如熊丙奇就专攻教育领域,也因为他凡是教育领域出现什么热点就随着进行评论,思考的时间能有多长?能有深度吗?而且也是涉及教育领域的方方面面,请问他对教育领域的各个方面都懂的很深很精吗?还是那句话,他也只有一个脑袋,哪能对教育领域的众多方面都能考虑的面面俱到且有深度?虽然他的博文一篇篇的出,有的还上与他有勾扯的报纸,但都是没什么深度的忽悠,况且他有为既得利益子弟说话而忽悠一般民众的目的性!

http://tieba.baidu.com/p/4202699682

 

以上内容,约****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手机:13624660933

中国互联网协会 ICP05006316-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相当有限。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禁虚止假,抑狂制癫。明目聪耳,扶正祛邪。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