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烂尾 破产 众筹难掩行业窘态

已有 248 次阅读  2016-04-11 08:49   标签科技项目  微软雅黑  互联网  服务费  破产 

    在收益方面,众筹平台一般会向项目发起方收取1%至5%的融资服务费,也有的采用股权方式替代这笔费用。与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样,目前众筹平台盈利的少之又少,加上原创的优质科技项目匮乏,平台发展挑战重重。

  烂尾、成交低迷、监管不明、好项目少……尽管行业规模日趋庞大,但被称为“助梦天使”的众筹并非总是那么顺利。从行业成交率不高、成功退出项目少的尴尬中便可看出,众筹的现实图景依然“骨感”。近年来,国内众筹平台中运转失灵的已超两成;更让人忧心的是,即便项目在一定时期内众筹成功,后续若筹资方出现经营问题,比如停业、破产,项目烂尾不单给投资者造成损失,也令众筹平台颇受质疑。

  烂尾之后

  不久前的大可乐手机项目便是一例。今年3月,大可乐手机发布公告称,“大可乐全系列手机硬件研发、软件研发、市场运营和商务合作等全部暂停”,宣告项目失利。

  作为京东众筹平台的明星项目,大可乐项目曾创下20多分钟众筹1600余万元的纪录。但很快,项目从明星跌落台下,令人唏嘘。

  “项目发起方承诺终身免费换新机,且有‘三包’、维修等售后服务,而今一切成空。”一位参与大可乐众筹项目的投资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押宝了一个烂尾项目。原本花费1400多元买来的新手机最后变成了无售后、无保修、无升级的“三无”产品,项目方曾经的“信誓旦旦”早已无从兑现,1万名“梦想合伙人”不得不艰难维权。

  记者注意到,大可乐手机背后的运营公司北京云辰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云辰科技有限公司已被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为应对用户维修诉求,目前大可乐方面给出的方案是:从市场上回购另一款较低配置的大可乐手机以赠送给那些已经将手机寄回大可乐售后,却因缺料无法维修的大可乐3用户。而对于其他更多用户来说,除了歉意,尚无举措。

  “补偿一个没有‘三包’(服务)的手机,我是不要的。”一位大可乐用户表示,项目在京东众筹平台融资成功了,项目方也承诺每年免费换新,如今承诺无法兑现,项目方和众筹平台均负有责任,应给予退款处理。

  但眼下,这种诉求并未得到支持:一方面,大可乐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无力支撑售后维修服务及退款事宜;另一方面,京东众筹作为平台提供方,亦称“项目方无法完成售后服务,我们也不希望看到,但目前退款无法处理”。

  法律界人士表示,京东众筹本身属于信息中介,若未涉及担保承诺,一般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过,京东对众筹发起方在项目审核、监管力度上存在一定欠缺。

  这类烂尾项目是众筹行业的一个缩影,融资成功只是第一步,更紧要的还看后续运营态势。

  “自筹+众筹”

  据零壹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年末,我国互联网众筹平台(不含港澳台地区)至少有365家,且至少已有84家平台停运、倒闭或转型做其他业务,约占平台总数的23.0%。除了烂尾,项目混杂、信息不透明、责任不清、监管不明等问题也不断困扰行业发展。

  “其实合规操作的众筹平台出问题的较少,那些打着众筹名义的伪众筹出问题的很多。”北京一家众筹公司负责人表示,伪众筹披着众筹外衣忽悠投资者,其实就是圈钱,至于提供产品或服务根本就是幌子。

  投资者需格外警惕这类平台,仔细考察和判断项目是否真实、有价值、符合自身需求,并与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不能盲目进入或跟风操作。

  记者注意到,国内产品众筹项目期限一般不长,大部分是1-3个月。按照国际惯例,如果第一次众筹失败,项目方通过修改自己的创意及产品,还可以二次或三次发起众筹。

  受访人士称,产品众筹最大的难点是好产品太少及难以找到匹配的消费人群。现在很多产品众筹之所以难做,就在于产品本身缺乏创意,甚至是电商平台已经在卖的产品,好比是去库存项目,自然乏人问津。

  当然,不同的众筹形式,其变现方式并不相同。比如产品众筹最需要为投资者提供独到的价值,推出令投资者眼前一亮的产品;公益众筹则应专款专用,把众筹款用到该用的地方即可;而对股权众筹来说,剔除事先约定的锁定期,投资者可通过股权转让、并购上市、股转债等方式退出。

  为提高筹资成功率,众筹平台通常“有希望的才去推荐”,前期会剔除掉很多不容易成功的项目,尤其是种子轮的股权众筹企业本身死亡率较高,平台不得不引入新的融资手法,比如“自筹+平台众筹”相结合的方式。毕竟,“如果筹款人自己都不愿意找人投资的话,足以证明这个项目没有投资价值”。

  “我们要求创业者在朋友圈子里筹集到30%资金,然后再上线众筹。”在众筹行业人士贾慧明看来,项目方从身边人筹资(在特定人群内传播),通过筹集过程可以考察这个人(种子轮主要看人)是否有信用,周边熟悉之人是否看好他,这是一种新的尝试,也是解决信用问题的一种方式。

  而在收益方面,众筹平台一般会向项目发起方收取1%至5%的融资服务费,也有的采用股权方式替代这笔费用。与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样,目前众筹平台盈利的少之又少,加上原创的优质科技项目匮乏,平台发展挑战重重。

  不仅如此,“众筹行业监管政策不明朗,如果未来实行牌照管理,很多平台将被迫退出市场。”受访人士表示,有关众筹法规应尽早出台,既规范破坏行业声誉的伪众筹,也期待给众筹留足创新空间。而对众筹平台来说,既应提高项目信息审核、监管力度,更需要项目发起人强化自身的财务评估和投后管理。多方合力,才能让众筹走得更远。

  新金融记者 袁诚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