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自由联盟 - 清算联盟

  • 分享

    高福利为何成危机推手

    舍得 2011-11-20 14:57

      欧债危机引发“中国思考”。百姓欢迎的高福利制度为何成为欧债危机的“推手”?外贸需求萎缩给中国带来哪些困扰?中国应从欧洲产业“空心化”中汲取什么?

      欧洲忙着“去福利化”我国急需“补欠账”

      德国媒体公布了一组数据:被认为欧洲最勤勉的德国人每周上班4天至5天,一天有4.5小时午休和咖啡时间,人均年休假173天;另外一些事实:德国用于养老金等社会福利的负债高达5万亿欧元,希腊与意大利参议院先后实施财政紧缩。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测算,欧洲国家占据全球薪酬最高国家“前三甲”、几乎全覆盖的免费医疗、福利支出平均占政府总支出的50%左右,其中法国高达70%。

      “危机暴露出一些国家寅吃卯粮无力负担高福利的弊端,欧洲可能因此进入‘去福利化’进程。”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田德文说,“但这不能否定高福利制度本身的积极意义。欧洲之所以长期保持稳定和经济发展,则是受益于其福利制度。”

      相比之下,现阶段的中国需要探讨的并非高福利是否可行,而是如何补上历史欠账,构建覆盖城乡的社保制度“网”。

      43岁的甘肃人李代松3年前来北京打工,一双儿女都在老家。上个月施工时摔伤了手臂,除工地上赔偿的一部分外其余800多元都是自己出。他有三盼:农民工看病减负、孩子跟来北京有学上、收入能提高一些好给父母养老。

      “就业难、上学贵、不敢生病”,类似的困惑在低收入人群中很有代表性。近年来,我国社保体系建设取得积极进展,养老保险异地转移接续等陆续出台确立,但针对农村人口的户籍改革、就业、培训、社保等制度还有待完善,第二代农民工的子女教育等问题也期待取得新进展。

      与此同时,腐败、公款消费屡禁不绝,部分行业的“隐形福利”加重分配不均。

      “不破则不立。”浙江省国际经贸研究中心主任张汉东说,“如果不破‘垄断’,则我国每年增加财政支出提高社会福利的成果就会被抵消。”

      “我们的做法要与西方有所区别。一些国家政府高筑债台支撑福利的做法不可取。”田德文说,“我们设计制度时应考虑公平、效率、与社会发展阶段兼顾,特别是制度设计决不能‘嫌贫爱富’,不能让基层劳动者‘出了力却伤了心’。”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