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清算视点

债务人财产变价方案应包括哪些内容?

作者: 时间:2020-11-15 阅读次数:112 次 来自:上海破产实务公众号

债务人财产变价方案应包括哪些内容? 

处分债务人的财产是《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五条赋予管理人的重要职责,也是破产程序中的重要一环。《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管理人应当及时拟订破产财产变价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但对财产变价方案具体内容缺少详细规定。

贺小电于2011年著的《破产法原理与适用》认为:破产财产变价方案,是指将破产财产中的非货币形态财产转化为货币财产的范围、方法、措施、过程等的具体计划与安排。其具体内容主要包括:(1)变价破产财产的基本情况。(2)变价破产财产价值的评估情况。(3)破产财产变价的时间。(4)破产财产的变价方式。(5)拍卖机构的选定。(6)需要说明的其他事项。

随着时间推移,变价措施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说网络拍卖,变价方案的内容也更加具体明确,变价方案逐渐趋于成熟。

因破产程序中债务人财产变价跟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财产变价有相似性,故本文借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网络拍卖司法解释》)并参照北京、深圳、重庆等地关于破产程序中网络拍卖财产的相关规定,详细分析债务人财产变价方案应包括的具体内容。

一、债务人财产状况

财产状况的查明是债务人财产变价的基础。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定,“实施网络司法拍卖的,人民法院应当查明拍卖财产现状、权利负担等内容,并予以说明”。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程序中财产网络拍卖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北京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七条规定,“实施债务人财产网络拍卖的,管理人应当查明拍卖财产的权属、权利负担、质量瑕疵、欠缴税费、占有使用等现状并予以说明”。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程序中网络拍卖财产工作指引》(以下简称《深圳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十三条规定,“管理人应当于发布首次拍卖公告前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交拍卖报告。拍卖报告应当载明财产的实际情况,包括财产名称、种类和性质、数量、权属状况、权利负担、占有使用、已知瑕疵、税费负担等”。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程序中财产网络拍卖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重庆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十一条规定,“管理人就债务人财产实施网络拍卖的应当查明拍卖财产的权属、财产性质和用途、权利负担、附随义务、占有使用、位置结构、附属设施、装修装饰、已知瑕疵、欠缴税费、优先购买权等影响占有、使用以及标的物价值等关涉竞买人利益的详细情况”。

上述规定均要求在采用网络拍卖方式变价债权人财产前应查清财产状况,主要包括财产权属(如财产名称、种类和性质、数量、权利人)、权利负担(如查封、抵押等)、占有使用(如租赁、占用等)、已知瑕疵(如违章搭建等)、欠缴税费等。但上述规定未明确财产状况的查明应当在财产变价方案中向债权人会议报告,如深圳采用的是向人民法院报告的制度。但我理解,财产状况的查明是债务人财产变价的基础,必然要求在财产变价方案中向债权人会议报告。

二、变价方式

网络拍卖具有更高效、更公开、更便捷的特点,《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以拍卖方式处置财产的,应当采取网络司法拍卖方式”,确立了强制执行程序中网络司法拍卖优先的原则。

网络拍卖优先原则也得到了破产程序的认可,如北京、深圳、重庆等地制定的破产程序中财产网络拍卖相关规定均明确了网络拍卖优先的原则,如《北京破产网络拍卖规定》《深圳破产网络拍卖规定》《重庆破产网络拍卖规定》。

 所以,管理人在处置债务人财产是应优先选择网络拍卖的方式。

 但也要看到,网络拍卖并不是处置债务人财产的唯一方式。《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变价出售破产财产应当通过拍卖进行。但是,债权人会议另有决议的除外”。

《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对债务人占有的权属不清的鲜活易腐等不易保管的财产或者不及时变现价值将严重贬损的财产,管理人及时变价并提存变价款后,有关权利人就该变价款行使取回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6条规定,“破产财产处置应当以价值最大化为原则,兼顾处置效率。人民法院要积极探索更为有效的破产财产处置方式和渠道,最大限度提升破产财产变价率。采用拍卖方式进行处置的,拍卖所得预计不足以支付评估拍卖费用,或者拍卖不成的,经债权人会议决议,可以采取作价变卖或实物分配方式。变卖或实物分配的方案经债权人会议两次表决仍未通过的,由人民法院裁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以下简称《拍卖、变卖司法解释》)第三十四条规定,“金银及其制品、当地市场有公开交易价格的动产、易腐烂变质的物品、季节性商品、保管困难或者保管费用过高的物品,人民法院可以决定变卖”。

  可见,债务人财产处置基本原则是价值最大化,同时兼顾处置效率。对一些易腐烂变质的物品、季节性商品、保管困难或者保管费用过高的物品,管理人可以采取变卖的方式进行及时处置,不受网络拍卖的限制,一是避免商品过时价值贬损,二是降低保管费用,提高处置效率,确保债务人财产价值最大化。

三、网络拍卖平台的选择

如果选择网络拍卖的方式处置财产,必然需要选择网络拍卖平台。

《深圳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八条规定,“网络拍卖平台应当从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司法拍卖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中进行选择。管理人应当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时提供网络拍卖平台名单,并就变价出售平台的选定征询债权人意见。获得出席会议的债权人同意票数最多的网络拍卖平台即为债务人财产变价出售财产平台。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需要提前变价,或者选定网络拍卖平台时债权人同意票数相同以及债权人会议未能做出选择的,由管理人选定网络拍卖平台”。

北京、重庆均规定网络拍卖平台应当从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司法拍卖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中进行选择。但对网络拍卖平台没有要求债权人会议选择,只是要求网络拍卖方案应当包括拟选择的网络拍卖平台。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由申请执行人从名单库中选择”,把选择网络拍卖平台的权利给了申请执行人。对破产程序来说,参照该条规定把选择的权利给债权人会议决定是比较合适的。

所以在选择网络拍卖平台时,个人觉得要确定两个原则:

一是网络拍卖平台应当从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司法拍卖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中进行选择。这个名单库目前发布了两批共7家,淘宝网、京东网、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公拍网、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网、工商银行融e购和北京产权交易所,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拍卖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的公告》《最高法关于司法拍卖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新增入库公告》。

二是网络拍卖平台须经债权人会议选择。债权人会议选择也有两种方式,①全部列出7个网络拍卖平台,说明其优劣及费用,供债权人选择,票数最多的为选择的网络拍卖平台;②考虑到债权人对财产处置并不如管理人专业,所以由管理人从名单库中选择两到三家,针对本案处置的财产说明各个平台的优劣及费用,并给出管理人的参考意见,供债权人会议表决,表决通过,则管理人给出的参考平台即为选择的网络拍卖平台。我比较倾向于第二种方式来选择,这样更有针对性、有效性。

四、起拍价

在这部分实际上包括两方面,一是参考价如何确定,二是起拍价与参考价的关系。

1、参考价的确定方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可以采取当事人议价、定向询价、网络询价、委托评估等方式”。

北京、重庆基本是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确定参考价,均规定了定向询价、网络询价、委托评估及管理人估价四种方式。

《深圳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十六条规定,首次网络拍卖的起拍价按照下列方式确定:(一)沿用执行程序中的定价依据;(二)按照不动产市价查询情况确定;(三)经由债权人会议决定;(四)委托评估机构确定。并在第十七条进一步规定,管理人向债权人会议提出起拍价建议的,应当通过网络询价系统进行询价,以询价系统显示的价值或者多个询价系统比对后的平均值为依据。财产无法进行网络询价的,管理人可以根据财产性质依照下列情形处理:(一)已经完成实物接管的车辆,参考同期同类车辆的市场价值提出起拍价建议;(二)已经接管到债务人相关知识产权凭证等重要资料的知识产权,根据不同种类知识产权所对应的申请、登记等成本费用提出起拍价建议;(三)经调查认为价值较低或者资料不全而无法定价的股权、债权或者其他资产,酌情确定并提出起拍价建议。

所以,破产程序中一般沿用执行程序当事人议价、定向询价、网络询价、委托评估的方式来确定参考价,同时更具有灵活性,如深圳规定车辆参考市场价、知识产权参考申请、登记的成本费用、价值低或无法定价的酌情定价,反映了破产程序尊重市场自主意思,采取更为灵活方便的定价模式,以供债权人会议选择。

2、起拍价与参考价的关系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十条规定,“网络司法拍卖应当确定保留价,拍卖保留价即为起拍价。起拍价由人民法院参照评估价确定;未作评估的,参照市价确定,并征询当事人意见。起拍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者市价的百分之七十。”

在起拍价上,深圳、重庆均采取保守的态度,评估价或参考价即作为起拍价,北京规定起拍价一般不应低于处置参考价的百分之七十,与《网络拍卖司法解释》保持一致。《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十条已经改变了《拍卖、变卖司法解释》中起拍价的规定,确定起拍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者市价的百分之七十。这一变动也是为了提高网络拍卖的效力,增加了一次拍卖成功的可能性,改变一拍时大家都在观望的状态。我认为,破产网络拍卖也应当提高效力,大胆参照《网络拍卖司法解释》处理。

注:《拍卖、变卖司法解释》很多条文均因《网络拍卖司法解释》有相关规定而不再适用,尤其是我们采用的网络拍卖的形式,应当适用《网络拍卖司法解释》,很多管理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五、保证金数额、降价幅度、加价幅度、拍卖次数等

1、保证金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十七条规定,“保证金数额由人民法院在起拍价的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二十范围内确定”。

 破产拍卖应当也参照该规定确定保证金数额。

2、再次拍卖的起拍价降价幅度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再次拍卖的起拍价降价幅度不得超过前次起拍价的百分之二十”。

 破产拍卖应当也参照该规定确定再次拍卖的起拍价降价幅度。

3、加价幅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规范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工作的通知》第三条规定,“加价幅度可参考以下原则确定:起拍价为10万元以下(含10万元)的标的物,加价幅度不宜超过起拍价的2%;起拍价为10万元至100万元(含100万元)的标的物,加价幅度不宜超过起拍价的1%;起拍价为100万元以上的标的物,加价幅度不宜超过起拍价的0.5%”。

很多管理人都没注意到这么细致的内容,破产拍卖应当也参照该规定确定加价幅度,但对一些价值过低的资产,比如说以1000元起拍的,加价幅度可以做适当调整。

4、拍卖次数

《北京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债务人财产网络拍卖的拍卖次数、降价幅度不受限制。为提高财产处置效率,债权人会议关于财产变价方案的决议内容可以明确债务人财产通过多次网络拍卖直至变现为止,或明确变卖前的流拍次数”。

破产拍卖以债务人财产的最终变价为目标,拍卖次数应当不受限制,不然会出现财产变价处置不了的尴尬局面,北京的规定也是相应的这方面的需求,在债务人财产变价方案中也基本采用这种方式,供债权人会议决议。深圳、重庆也是把拍卖次数作为网络拍卖方案或报告的内容要求管理人报告的。

六、辅助拍卖服务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实施网络司法拍卖的,人民法院可以将下列拍卖辅助工作委托社会机构或者组织承担:(一)制作拍卖财产的文字说明及视频或者照片等资料;(二)展示拍卖财产,接受咨询,引领查看,封存样品等;(三)拍卖财产的鉴定、检验、评估、审计、仓储、保管、运输等;(四)其他可以委托的拍卖辅助工作。社会机构或者组织承担网络司法拍卖辅助工作所支出的必要费用由被执行人承担”。

2020年7月17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调整网络司法拍卖辅助工作费用收费标准的通知》,将拍卖辅助机构费用调低。标准为:以单件拍卖标的成交价为基数,差额定率累进计算。拍卖成交价人民币200万以下(含200万)的,辅助工作费用比例不超过1.5%;超过200万至1000万(含1000万)的部分,不超过0.9%;1000万以上的部分,不超过0.6%,最高收费限价为25万元。

《北京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八条规定,“为提高债务人财产处置效率,经人民法院许可,管理人可以聘用第三方社会服务机构从事制作拍卖财产的文字说明、照片或者视频等资料,展示拍卖财产,接受咨询,引领看样等工作。聘用第三方社会服务机构的必要费用列入破产费用,由债权人会议审查”。

《深圳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辅助拍卖费用】辅助拍卖机构根据本指引第二十七条第(一)项规定提供相应服务的,按照实际工作量计算报酬,报酬不得超过10万元;经人民法院同意,可以列为破产费用。

《重庆破产网络拍卖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为提高债务人财产处置效率,经债权人会议同意,管理人可以聘用第三方社会服务机构从事制作拍卖财产的文字说明、照片或者视频等资料,展示拍卖财产,接受咨询,引领看样等工作”。

破产程序中需要处置的财产,很多都是执行程序处置都很有难度的项目,比如说涉及烂尾楼、超规划、土地性质问题等等,聘请拍卖辅助机构有利于借助其经验、资源处置这些复杂问题,将项目顺利推介出去。

管理人需要报告债权人会议的:一是是否选择拍卖辅助机构,二是选择的拍卖辅助机构、拍卖辅助费用及承担方式。

七、税费承担与税收规划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因网络司法拍卖本身形成的税费,应当依照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由相应主体承担;没有规定或者规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法律原则和案件实际情况确定税费承担的相关主体、数额”。

《网络拍卖司法解释》确定了以税费各付为原则、其他方式为补充的税费承担方式,在破产网络拍卖中基本也应当遵循。破产拍卖的税费承担,尤其是房地产项目的税费承担方式及税收规划将对破产财产价值最大化产生重大影响。因此管理人应当对将产生的税费进行调查,以及税费承担方式以及是否请专业机构进行税费规划向债权人会议报告。

八、与时效相关事项

1、启动网络拍卖的时间

《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管理人应当按照债权人会议通过的或者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裁定的破产财产变价方案,适时变价出售破产财产”。

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12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