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清算视点

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数个债权人如何“参与分配”?

作者:王晓明 付振刚 时间:2020-07-27 阅读次数:81 次 来自:出庭艺术公众号

导言:参与分配的适用范围

在执行过程中,若被执行人的财产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此时的债权人受偿原则是有担保物权或者其他法定优先权(以下简称“优先权”)的,该等优先权优先受偿,普通债权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这里不涉及参与分配的问题。

所谓参与分配,按照《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正确理解和适用参与分配制度的指导意见》对参与分配的定义,是指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被执行人的其他债权人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对执行财产按其债权性质或者债权数额按比例予以受偿的法律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508条至512条的规定通常被视为债权人参与分配制度的法律依据。

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08条至512条关于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的相关规定,明确了该场景下的清偿顺序为:执行所得价款扣除执行费用,并清偿应当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原则上按照其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比例受偿。清偿后的剩余债务,被执行人应当继续清偿。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财产的,可以随时请求人民法院执行。

一、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普通债权人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

与上述规定紧密相关的是,《民诉法解释》第513条至516条关于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相关规定中却不见参与分配的概念,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一书中认为:“在对企业法人执行时,不能清偿全部债务的企业法人如果不能进入破产程序,则按照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分配财产,排除参与分配制度对企业法人的适用,以实现‘倒逼’不能受偿的债权人申请破产的目的。”故而,对于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该场景下的清偿顺序应为: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

因此,债权人参与分配制度的立法目的在于弥补公民或者其他组织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权,且不存在破产制度的不足,相反,在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债权人无法适用参与分配制度的立法目的恰在于督促债权人(尤其是后顺位债权人)申请被执行人破产,使得各普通债权人的债权可以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公平清偿,同时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执行案件积压的难题。

判例一:最高法院在(2019)最高法执监410号案中认为,《民诉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规定,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本条明确规定当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其他组织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时,相关债权人可以申请参与分配,排除了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适用参与分配的空间。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该被执行人进行破产清算,通过破产程序受偿。

判例二:广东高院在(2017)粤执复68号案中认为,《民诉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规定,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第五百一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的先后顺序清偿。根据上述规定,普通债权人在执行中只能对公民或者其他组织为被执行人的财产申请参与分配,要求按比例受偿,不能对法人被执行人的财产申请参与分配并按比例受偿。如果要实现对法人被执行人财产的平等受偿,应当通过破产程序解决。

此外,《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正确理解和适用参与分配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除对执行财产享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申请优先分配受偿之外,不得对其财产适用参与分配制度。其他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应告知其按照"执转破"程序对执行财产申请破产清偿。否则,按照一般清偿原则予以执行,促使债权人启动"执转破"程序。”“企业法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不得适用参与分配制度。普通债权人申请对企业法人财产参与分配的,应征求其意见,建议其同意移送破产审查或者直接申请被执行人破产。债权人坚持申请参与分配的,不予支持。”

笔者认为,从上述判例和江苏高院的指导意见可知,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其普通债权人不能按照其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比例受偿。此时,普通债权人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有关规定,尽最大努力推动执行转破产程序,以确保普通债权之间可以公平受偿。

二、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债权人如何启动或加入“参与分配”的程序?

在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虽然普通债权人无法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09条和第510条的规定参与分配和受偿,但其有权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16条的规定受偿。然而《民诉法解释》第516条却未明确普通债权人的参与方式,在此情况下,笔者认为可参考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参与分配制度项下的参与方式。

(一)直接向执行法院申请“参与分配”。

《民诉法解释》规定申请人提交参与分配申请的本意是让执行法院知悉有该笔债权,以便执行法院开展工作。因此,普通债权人应在取得生效裁判文书后积极向执行法院递交参与分配申请书,申请书的内容参照《民诉法解释》第509条规定执行。

当然,在申请人持生效裁判文书自行到执行法院申请参与分配时,实践中大部分法院通常会拒绝申请人的申请,主要的理由在于执行法院无法核实申请人债权的真实性。

(二)通过执行法院将参与分配申请书转交给主持分配的法院。

按照《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规范》第479条规定,已申请执行的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可以向其原申请执行法院提交参与分配申请书,由执行法院将参与分配申请书转交给主持分配的法院,并说明执行情况。相较于申请人直接向分配法院申请,通过执行法院移交显然更有利于分配法院核实申请人债权的真实性,也更为有利于实质性的参与分配,若各环节协调得当,此种通过执行法院转交参与分配的效率或可高于申请人直接参与分配的效率。

(三)通过执行法院将全案委托主持分配法院执行。

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规定,被执行人或者被执行的财产在外地的,可以委托当地人民法院代为执行。受委托人民法院收到委托函件后,必须在十五日内开始执行,不得拒绝。执行完毕后,应当将执行结果及时函复委托人民法院;在三十日内如果还未执行完毕,也应当将执行情况函告委托人民法院。受委托人民法院自收到委托函件之日起十五日内不执行的,委托人民法院可以请求受委托人民法院的上级人民法院指令受委托人民法院执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委托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案件委托执行后,受托法院应当依法立案,委托法院应当在收到受托法院的立案通知书后作委托结案处理。

从上述规定可知,在委托移送执行情形下,作为受托法院的主持分配法院无权拒绝,应当依法立案。因此,相较于移送参与分配,主持分配法院对于受托执行的案件面临更为严格的结案考核指标,债权人也可获得相对高的保障。

(四)执行法院通知“参与分配”。

除前述三种参与分配方式外,《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正确理解和适用参与分配制度的指导意见》第13条规定,启动参与分配程序,原则上依债权人申请,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依职权启动:(1)对被执行人财产首先申请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债权人并非本案债权人的,应当通知该债权人参与分配;(2)主持分配法院对已经设定权利负担的执行财产予以分配的,应通知其已知的对该财产享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参与分配;(3)其他法院对被分配财产已经采取轮候查封、扣押、冻结措施且已书面通知主持分配法院的,应通知已取得执行依据的轮候查封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4)执行法院已经受理多起涉及同一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且被执行人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应通知未申请参与分配的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5)其他依法应当依职权启动参与分配程序的情形。

前款第(1)(2)项两种情形无法通知债权人的,应当预留其应分得财产份额。除前款第(1)(2)项两种情形外,债权人经通知后不申请参与分配的,视为其放弃参与分配权利。

三、债权人不认可执行分配方案的救济途径:分配方案异议(执行行为异议)、分配方案异议(执行标的异议)之诉

虽然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债权人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但当有多个债权人时,尤其是执行标的上附有优先权的,执行法院也需要(而非应当,但实践中,只要有债权人或被执行人提出异议,执行法院均应当制作分配方案,以保障提出异议的债权人或债务人的救济权)制作财产分配方案,债权人对分配方案如有异议,可提起执行分配方案异议和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该观点被最高法院执行局编写的《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规范》第483条予以认可,同时亦有判例支持。

判例一:最高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再146号案中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三条并未限制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诉权,对于执行法院作出的执行分配方案,债权人有异议时应当赋予其提起异议之诉的权利,以维护其合法权益。本案被执行人仁寿公司为企业法人,中集物流公司作为债权人有权提起债权分配方案异议之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没有法律依据,以此为由裁定驳回中集物流公司的起诉,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判例二:广东高院在(2019)粤民终1236号案中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一条对适用参与分配制度时执行法院应当制作财产分配方案作出明确规定。而当被执行人是企业法人的,执行法院需要对多个债权进行分配时,也需要制作分配方案。对企业法人作为被执行人时的财产分配,与自然人或者其他组织作为被执行人时的财产分配只是清偿顺序不同,但分配方案中涉及的优先权是否成立、债权清偿顺序等实体权利不宜通过执行程序审查确定,因此,应当赋予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与对自然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财产进行分配时同样的法律救济途径,债权人和被执行人对被执行人是企业法人的财产分配方案有异议的,可以提出分配方案异议、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

笔者认为,既然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11条和512条规定,在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时,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对分配方案有异议的,享有提出分配方案异议或者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权利。那么,在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执行法院对多个债权进行分配并制作分配方案时,债权人若对分配方案有异议,应当享有《民诉法解释》第511条和第512条所规定的同等救济途径,可提起分配方案异议或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否则难谓公平。

四、分配方案异议(执行行为异议)的适用

执行分配方案异议可分为实体争议和程序争议,其中,实体争议事项需要经由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解决。就分配方案中的程序争议事项,属于执行行为异议之范畴,债权人可提起分配方案异议,如对执行法院的分配方案异议裁定进一步提请复议,但不能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案款分配及参与分配若干问题的意见 》认为,应当适用执行行为异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处理的事项有:是否适用案款分配程序或参与分配程序的决定、申请参与分配的债权人是否适格的认定、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是否逾期的认定、分配方案的送达等应当通过执行行为异议处理的情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正确理解和适用参与分配制度的指导意见》认为,应当适用执行行为异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处理的事项有:不适用参与分配程序的行为、不准债权人参与分配的行为、分配方案的送达行为、分配方案数额计算错误等其他程序性行为。

五、执行分配方案异议(执行标的异议)之诉的适用

就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适用条件,《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理解与适用》一书认为,在多个债权人对同一被执行人申请执行或者对被执行财产申请参与分配的案件中,执行法院作出分配方案后,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对分配方案中所确定的债权是否存在、数额多少、受偿顺序等问题有异议,而涉及实体争议,因此应通过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程序解决。

六、各优先权并存时,如何确定清偿顺序

在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且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的情况下,《民诉法解释》第510条和第516条的根本区别在于对普通债权人的清偿顺序不同,前者按照债权人之债权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先后顺序清偿。但二者均得承认优先权人的优先受偿权。对被执行的财产享有担保物权、优先权的债权人,不论其是否取得执行依据,均可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

虽然优先权优先于普通债权受偿自无异议,但实践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是,各优先权并存时如何受偿?笔者认为,应当按照相关实体法规定将优先权区分法定优先权(如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和约定优先权(如抵押权)认定其优先顺位,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处理。在争议标的额较大的不动产领域,比较典型的优先权冲突体现为商品房消费者的物权期待权和抵押权,以及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和抵押权之间。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建筑工程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且在消费者交付购买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承包人就该商品房享有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得对抗买受人。因此,就三者的优先效力顺位而言,商品房消费者的物权期待权为第一顺位,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为第二顺位,抵押权则为第三顺位。但需要强调的是,在优先权人直接申请参与分配时,若被执行人或者其他债权人就此提出异议的,则优先权人将存在行权障碍,此时,唯有通过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等救济途径确认实体权利后,其申请方能得到法院的最终支持。

小 结

首先,若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并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10条清偿。

其次,若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如被执行人未能执行案件转破产程序,则按照《民诉法解释》第516条清偿,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

再次,不论被执行人是公民、其他组织或者企业法人,优先权人均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

复次,申请人“参与分配”的方式可分为主持分配法院通知、执行法院移交、执行法院委托执行和申请人直接申请,因各地法院实践不同,主持分配法院通知情形较少,且多适用于优先权人或者首封债权人,对于普通债权人适用较少;相比之下,执行法院移交参与分配或者委托执行更有优势。

最后,在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若债权人对分配方案有异议的,可以根据所持异议的对象不同寻求不同的救济途径。

此外,优先权人在参与分配过程中除了可能面临被执行人或者普通债权人的异议外,还可能面临其他优先权人的竞争;对于前者,优先权人可提出执行异议或者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寻求救济,对于后者,执行法院则应立足相关实体法的规定(如《民法典》第414条、第415条和第416条)和优先权的性质进行综合认定。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